唯祖国与信仰不可辜负

2016-09-13 11:12 来源: 国家一级美术师官方网站
【字体: 打印

  谍战剧《麻雀》正在湖南卫视热播。该剧讲述汪伪政权时期,代号为“麻雀”的中共地下党员陈深在连环危机中机智挫败日本侵略者阴谋的故事,由李易峰主演,张鲁一、张若昀、李小冉、周冬雨、阚清子、尹正等加盟。该剧编剧海飞5年前“误打误撞”进入电视剧编剧领域,从《旗袍》开始,短短几年, 《旗袍2》 《大西南剿匪记》 《从将军到士兵》 《太平公主秘史》 《铁面歌女》 《代号十三钗》 《隋唐英雄》 《花红花火》 ,到如今的《麻雀》 ,谍战剧是他创作的重点,在他眼中谍战剧不仅仅是写“谍” ,更是写人物丰富的内心。

电视剧《麻雀》海报

  ○黎黎: 《麻雀》为什么选择了李易峰等年轻演员的阵容?

  ●海飞:任何行业,年轻人都已经到了该挑大梁的时候了。中国的影视剧市场有一个奇特的现象——找演员十分困难。换句话说,容易找到的演员往往没有市场号召力。制片公司和电视台以及观众,总是只认那么几张脸。去年开始,演员的新陈代谢开始加快,越来越多的年轻演员开始挑大梁。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机遇,也是一种挑战。 《麻雀》选择演员,一是需要一种年轻的血液,朝气的面孔。二来如果细算他们的年龄,也已经到了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了。三是让高颜值的年轻偶像明星来演绎战争时期的血火悲歌,无异于让更多年轻观众来认知和回望那个特殊年代,这种关乎信仰、情怀、理想的继承,在我看来是十分要紧和迫切的。

  ○黎黎: 《麻雀》为何选择了这样的主题:唯祖国与信仰不可辜负?

  ●海飞:在创作小说《麻雀》的时候,我就选择了两个字—— “信仰” 。我总是想象这样一个场景,在子弹随时都可能飞来的长街上,一位革命者无比从容的大步前行,留下最决绝的背影。这样的场景几乎在我每个字落笔的时候,都在脑海里浮现着。当然,在改编成剧本的时候,我设置了大概十多个惊心动魄的事件,同时夹杂着革命者隐忍和炙热的情感戏。我认为“祖国和信仰”已在剧本中被凸显,而“唯祖国与信仰不可辜负”这一主题,其实是网友提出来的,到现在已经成为网络热词,延伸为“唯……不可……” 。尤为重要的是,在我熟悉了一些当时上海滩谍战的资料,包括中共“红队”在上海滩执行的任务后,我十分清晰地明了,那时候的地下战争,每一个行动者几乎都是命悬一线,每一个情报工作者,都在刀锋上行走。这样的惊险人生,如果没有信仰的力量,几乎无法成立。于是, 《麻雀》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一段无比瑰丽的人生。像一道闪电,石破天惊,或是雨后彩虹,绚烂迷人。

  从《向延安》到《捕风者》及《麻雀》 ,我无时无刻地在这些小说里传达了这样一种“唯祖国与信仰不可辜负”的精神。这不仅是一个主题,事实上,这是当时革命者最真实的写照。

  ○黎黎:和以往的谍战剧相比, 《麻雀》有什么不同之处?

  ●海飞:概念先行未必是一件好事,但我在创作过程中,一直希望自己的作品,有一个很深的“烙印” ,也就是所谓的概念。我觉得至少《麻雀》有以下几个概念,一,谍战双雄。国共两方的特工,深入到了汪伪的特工总部。面对共同的敌人,很多时候他们可以是兄弟,甚至同志,有惺惺相惜,有肝胆相照。二,国民党阵营的假夫妻。我一直认为所有的悲情都有相似的气息,奋战在抗日暗战下的有我党的英雄儿女,也有国民党中的爱国青年,他们将爱情深埋心底,离别的时刻,勇敢而决绝。三,再现众多原型人物,原型事件。大明星徐来和国军少将唐生明的谍战生涯,大汉奸王天木从铁血锄奸到狼狈为奸的苟且人生,都为我们真实解密76号汪伪特工总部那些纷飞过往的惊天谍战。

  ○黎黎:你提出的“谍战深海”系列这一概念,是什么意思?

  ●海飞:还在创作谍战剧《旗袍》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构思《向延安》的小说,而接下来的《捕风者》和《麻雀》 ,无一例外的都是谍战小说。这些小说,也都正在或将要改编成谍战剧。目前,我还在进行着两个谍战小说的构思,按照惯例,都是概念先行。同时一定要尽可能避开以前剧本中曾经出现过的桥段,换句话说,要“新”和“鲜” 。我确实对推理和悬疑情有独钟,同时正在筹划一个称之为“神探华良”的系列小说。根据我的判断,在不远的将来,推理悬疑会在中国出版和影视市场,占有比较重要的席位。

  至于“深海” ,我觉得用来形容谍战是最适合不过了。水面平静,水波以下暗流涌动,甚至潜藏着巨大的危险。而正是由于这样的平静勾起了许多读者和观众强烈的窥知欲,恨不得穿戴上潜水设备,深入海底一探究竟。而这种创作本身也让我特别过瘾,我常常在码字特别顺畅的时候,按捺住小小的激动,停下来小酌一会。我甚至可以想象观众看到一些精彩桥段时那种痛快的感觉。所以“谍战深海” ,会是我接下来小说和影视剧创作的一个主攻方向。

  ○黎黎: 《麻雀》改编自你的中篇小说,从小说到剧本其中有什么不同?

  ●海飞: 《麻雀》是一个中篇小说,在《人民文学》发表后,迅速被几乎所有的选刊选载了,同时还有一些报纸连载,并进入年度小说选本。但是它只有4万字,而剧本达到了将近70万字,这里面有大量的内容需要扩充。我回过头来看,发现《麻雀》的剧本虽然增加了不少的容量,最重要的是增加了十多个惊心动魄事件。但是大的格局和走向,以及最基本的人物设置,和小小的中篇小说原著几乎没有走样。这意味着, 《麻雀》的小说提供了一个十分牢固的,并且有利于剧情生发的人物设定和故事框架。所以,在改编剧本的时候,就会相对的“水到渠成” 。这或许与我小说家和编剧的双重身份有关,所以写的小说基本上已经是一个相对成熟的大纲。我相信这和别的可供影视剧改编的小说有很大不同。

  ○黎黎:“左手小说,右手剧本”并行的方式还将继续吗?

  ●海飞:当然,我是写小说出身,并且十分爱好写小说。我常常沉浸在小说语言的细腻和粗犷中,感谢这个世界有一个能让我自由驰骋的天地。在写剧本以前我就写过大量的小说,我想我会继续,在我眼里,好的小说是可以跨越年代和生死的,她经得起回望和把玩。并且,写小说也是为了更好地为剧本创作做准备,而写剧本,也是为了给写小说做经验的积累,教我做一个更好的说书人。我在这两种文体之间自由游走,乐此不疲。

【我要纠错】作者:专栏编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