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中国工笔重彩画历史新篇章—国家一级美术师喻继高

2019-07-08 12:39 来源: 国家一级美术师官方网站
【字体: 打印

  我们到南京采访的时候,88岁高龄的喻继高还在为艺术事业奔忙着,他的工笔画回顾展正在进行收尾工作。走进喻继高的画室,最显眼的是一个大型工作台,房间的一角有一张沙发和一张茶几,可见,这里除了绘画区,还是休息区、会客区。

  说到自己正在积极准备的赴京工笔重彩画回顾大展,喻继高幽默地将其比作“淮海大战”,十分重视。他戏将自己一生的艺术历程归纳比喻成“三大战役”。第一战是“辽沈战役”,指的是作品出版。这当然不在话下,喻继高的作品因其画风典雅秀丽,雍容豁达,富有时代气息,不仅多次在国内外展出获奖,除了被国内外馆藏,甚至作为国礼由国外元首收藏。在上世纪60年代,他的花鸟画作为年画、挂历出版,后来作为画册出版,不晓得印了多少,四条屏一印都是几百万份。单页画作品一次性出版印刷,达8000余万张之巨,深受大众喜爱。

  喻继高艺术生涯的第二战是“平津战役”——建艺术馆。2006年5月,以其名字命名的“喻继高艺术馆”在江苏徐州郊区奠基,喻继高告诉记者建这个馆花了整整10年。说起来艺术馆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用尽心血,堪称“画”出来的美术馆。

  而正在收尾的70年创作回顾展则被喻继高比喻成“淮海战役”,他说这也是其个人艺术生涯中决定胜负的一战。而在记者采访的当天,还有一件小事,当时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安排了很不错的展览档期向喻老致电发出邀请,是即时展出呢,还是推迟展览?一时间喻继高面临着决择。喻继高透露目前准备展出的有百十幅作品,他说,“我想推迟两年办展,把分散、零碎的作品完成,我多创作几张画比马上展览更为重要。展览随时都能办,但是,创作只有我能做,谁也代替不了我。”年纪大了,对于喻继高来说,收尾工作也是个大工程。记者从其夫人屠美如老师那里了解到,喻继高对自己的作品极为珍惜, 为了积累作品,筹备此次向全国人民汇报的大展,一直不肯卖画。屠美如是中国第一位幼儿教育的博士生导师、学前教育界专家。夫妻二人虽然功成名就,谈话间能感受到他们对生活的那份淡泊与回馈。喻继高回应说,“作品一留给国家,二留给后人。把该整理的整理完,这就是我一两年的目标,如果这一两年不弄了,半半拉拉地丢在那里,将来会是很大的遗憾。”

  喻继高生长于苏北农村,家境贫寒,从小就干农活,磨炼了他坚强的意志和热爱劳动的习惯,小孩子都喜欢抓鱼逮鸟,这也培养了他对大自然和花鸟鱼虫的深厚感情。1951年,喻继高考入南京大学美术系,开始了一个放牛娃的艺术征途。正是傅抱石先生渊博的美术史知识和陈之佛先生卓越的工笔花鸟画成就,引导他进入传统绘画的大门。陈之佛画里有花有鸟,这跟喻继高小时候在河沟里织网逮鸟的生活密切结合,工笔重彩花鸟画深深地感动了他,吸引了他的兴趣。毕业以后,跟了陈老当助手,上世纪50年代,布置人民大会堂江苏馆的创作,就是和陈老一起完成的。

  喻继高还是公认的江苏画界与傅抱石渊源最为紧密的画家之一。文革期间,喻继高冒着极大风险,从文化大革命开始到结束,保护傅抱石429幅作品不被销毁,完好无损地收藏在南京博物院,登记造册。

  关于工笔花鸟画的创新,喻继高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花鸟画比人物画、山水画更难。人物画可以画历史题材或者现实题材,山水画可以走向名山大川写生,都有明显的变化。唯独花鸟画一点变化都没有,不管是古代创作的仙鹤,还是现在的锦鸡,都还是一个样儿。所以,倘若想要创新,首先是要怎么面对自然。这些灵动的花鸟鱼虫,是怎么跃然纸上的呢?喻继高说,“没有写生就画不出画来。参考资料再多,没有自己的感受也画不好,我画《梨花春雨》时,在武汉的东湖,整整蹲了一天,面对纷繁朵朵、洁白云集的花的海洋,我千里挑一,仔细观察它的结构、生长规律、千姿百态、花谢花落,创作的那张画儿虽然不大,却是我一生中创作的一张精品。”为收集素材他游版纳、登峨嵋、临东湖、览菏泽,西双版纳,大江南北,无不留下其身影。

  喻继高告诉记者,《梨花春雨》的创作就是根据时代的不同,来表达了当时人们的精神、感情。1974年春,正值中国动荡的年代,在武汉东湖十里堤岸的梨花园里,被那一片片雪白无瑕、生机勃勃的梨花胜境所吸引,迎着蒙蒙细雨,从晨至暮,他徘徊于花径之中,没喝一口水,没进一粒米:“只怕仙境难遇,狂想断线”,那种妙悟自然、物我两忘的感受至今难以令其忘却。仰望初春里洁白而高雅的梨花,他多么希望中国尽快迎来阳光明媚的春天啊!《梨花春雨》的原始稿就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在这一片纯净、祥和、清新的世外桃源,双燕在花瓣纷落细雨中展翅飞翔,预示着狂风不可遏止春天的到来。

  喻继高接着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死之鸟,没有不败之花,但是大家对于美好的东西都想长久地得到欣赏,那么就是通过绘画把它记录下来。花鸟画比较通俗易懂,不管是有文化没文化,一看就懂,不用解释。这也是深受大家喜欢的原因。”工笔画自明末至民国初期,由于写意画的兴起,近300年来处于断代式微期,喻继高承上启下,将工笔花鸟画一步一步振兴起来,不仅推动工笔花鸟画的繁荣,也带动了全国工笔美术的发展。

  如今,年届高龄的喻继高,还在继续创作,并且每一年都有新的作品出来。薛永年曾评价喻继高作品,“其美感不是皇家的,也不是文人的写意,不是于非闇的望幽生机,也不是陈之佛的寂静幽远,而是清新典雅,像水洗过一样的干净,像在空谷里听到的走路的声音,没有一丝尘埃,有的是毫不张扬的活力和一种自在的生机。”如何会形成这样的画面?喻继高说,“作者的艺术修养决定选择什么题材来表达,再就是要对人民群众密切的关心。我觉得这两个方面都很重要。”他强调说,“所有的艺术都要扎根在群众当中。如果歌唱家唱歌没人听,那唱给板凳听吗?表演没人看,那还有什么价值?如果画了一辈子,一个群众都不喜欢,那这个劳动等于零。一个艺术家不只是在技巧上花功夫,要有为人民创作的指导思想,没有群众等于白忙。”这样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思想不正是今天依然所倡导的吗?

  采访尾声,喻继高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说到,“看起来有些画家很吃香,大笔一挥,钞票一堆,但是很多转眼就被淘汰了。真正的画家,不光要被当代的人认可,还能在历史上占有一定位置,也算做出大贡献了。”当前,他正在为中国工笔花鸟画这一优秀传统绘画走向世界精心策划着。


【我要纠错】作者:www.msszc.org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二维码生成器